bing成交計數器
 :::

嬰︱幼︱兒︱專︱欄

字級︱ 語系| 繁体 简体

我的寶寶不理我?
 蔡鋕鑫 聽力師

在台灣,每年三十萬個新生兒中就有千分之一,大約三百人是極重度的聽障兒,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仍具有剩餘聽力。著名的科羅拉多學者Northern 和Downs教授也強調,除了先天聽障之外,千分之二的孩童會因疾病或其他原因而發生極重度的聽力損害,屬於較輕度而未被診斷出來的,就更難以估計了。科 技進步,新生兒應做好全面性的聽力篩檢。新生兒的剩餘聽力如果能早發現,及時給予充份的刺激就不會萎縮;反之,不刺激就會逐漸喪失功能。三歲以前是聽力發 展的最關鍵時期,如果錯過這個時機而未能給予充份的刺激,聽障兒就無法發揮最佳的語言功能。聽障兒如果不能及時獲得妥善的照顧,未來身心的異常發展將加重 社會成本。

 

以目前助聽器的發展,可以從輕度支援到極重度的聽損程度;傳統的助聽器對於極重度聽損的效果並不明顯,但拜科技進步所賜,現今的助聽器,包含數位式助聽器,都可以針對極重度的聽障兒給予幫助!丹麥著名的助聽器公司Oticon,旗下便有提供一款強力型數位式助聽器safari!除此之外,由於國人觀念日漸開放,助聽器外殼顏色不再侷限於膚色,也有專屬的黑色、黃色、藍色等等。其實只要家長多花點心思,仔細 觀察,及時掌握機會,所有的聽障兒幾乎都可以回到有聲世界,和正常聽力的孩子一樣學習聽與說,自然的興人溝通,回歸普通學校接受一般教育,成為一個獨立自主、對社會有貢獻的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