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成交計數器
 :::

嬰︱幼︱兒︱專︱欄

字級︱ 語系| 繁体 简体

二十一世紀人工電子耳的進步與展望
 醫師分享田輝勣醫師

現任林新醫院耳鼻喉科 主任,專欄內容: ”聲音與憤怒”之探討及青少年噪音性聽力障礙...等。
由全球耳科及神經耳科學先驅的南加大豪思耳科研究中心(House Ear Institute)主辦的第八屆兒童人工電子耳植入研討會,日前在洛杉磯環球影城希爾頓飯店召開為期四天的研討會。共有來自全美及歐、亞先進各國超過六百位與人工電子耳相關的專家學者、醫師、聽語檢查師、聽語復健師和廠商共聚一堂。就兒童植入人工電子耳的效益、成果、復健、手術技術及風險廣泛交換心得與意見。筆者因地利之便,全程參與,成為亞洲除日、韓外,唯一來自台灣的與會者。願將所見所聞與國內相關先進學者及聽障兒童家長分享。
 
人工電子耳(又稱人工耳蝸) 自1990年正式由美國藥物食物管理局核准於兒童使用後,已成為重度或極重度甚至全聾聽障者重新恢復聽語能力的曙光。隨著科技與經驗的累積,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越早裝配可以達到越好的效果。因此世界各國均致力於降低手術年齡的限制。另外科技日新越異的不斷進步,人工電子耳的迷你化、美觀化、高效能化,提高了兒童及家長的意願及縮短復健的時間。全美目前有兩百多所醫學中心常規為兒童裝配人工電子耳並提供復健服務。每年約有一千五百位小朋友接受手術。本屆研討會的重點可大致歸納以下幾點說明:
 
 

1. 兒童聽障的早期診斷:

新生兒聽力篩檢在美國發展早有歷史,只是要確定兩歲以下兒童聽力是否嚴重到需要裝置人工電子耳或是只要使用助聽器即可一直都是臨床醫師及聽力檢查師的難題。會中多篇論文有關穩定狀態誘發電位(Steady State Evoked Potential, SSEP)檢查的研究發現,它是不需麻醉的非侵襲性的檢查,又可以較準確而客觀的檢查判斷兒童聽障程度,是判斷兩歲以下幼童聽力嚴重程度的可靠而方便的檢查。
 
 

2. 聽障兒童兩歲前裝置人工電子耳的助益及效果:

是此次研討會的重頭戲。因為臨床經驗發現,在聽障幼童早期裝配,不只可以提早聽障幼童牙牙學語的行為,更可以達到類似正常幼童的語言發展曲線。而且大多可適用較複雜的語音策略。表示幼童內耳蝸可以接受較不失真的語音,達到較好的效果,提高回到一般學校接受正常教育的機會。另外也有更多的證據發現,早期植入對於聽覺中樞的發育與成熟有正面的幫助。
 
 

3. 聽障兒童聽覺神經中樞的可塑性:

以往對於電子耳植入的研究較侷限於內耳及聽神經。但在越來越多的腦幹電子耳植入(Brainstem implantation)研究中,對於聽障兒童聽覺神經中樞的可塑性有較清楚的了解。即使在內耳條件並不理想的狀況下,如聽神經病變,只要能夠提供足夠的聽覺刺激,無論是語音或是電刺激,加上適當的聽能語言復健,仍有機會有出人意外的表現。
 
 

4. 聽障幼童裝置人工電子耳的復健方式:

對於兩歲以下幼童接受電子耳植入術後復健的方式可分為教室內學習與隨機學習,都是經由簡單的遊戲方式,培養傾聽與覆頌的習慣,達到幼童復健效果。令人訝異的是,隨機學習對於兩歲以下幼童復健常比大兒童容易。對家長及復健師都是一大鼓舞。
 
 

5. 聽障幼童兩歲前裝置人工電子耳的手術安全性研究:

會中並不完全一面倒的贊成幼童早期植入復健,而忽略了幼童手術安全性的研究。尤其是麻醉及先天發育異常幼童的安全性,更是不可掉以輕心。會中學者研究發現,幼童接受電子耳植入的麻醉危險性並不高於疝氣手術,但仍略高於較大兒童。但若有小兒麻醉專科醫師全程監視,可將危險性降至最低。另外為避免植入電極誤入其他部位,會中有術中X光監測及相關導航系統的研究問世。
 
 

6. 單耳及雙耳植入的爭議:

究竟電子耳只要裝一耳或需裝兩耳一直是聽障家長關心也是臨床醫護人員常被問到的問題。筆者也在多次研討會中曾被問及。贊成只裝一耳的臨床醫師的理由是因單價高,雙耳雖較單耳有更進步的空間,但與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包括再一次的麻醉手術危險等相較,似乎並不值得。贊成雙耳的理由更簡單,既然效果會比一耳好,病人或家長又不反對,為何不作?會中驚訝地發現,當座談會中台上美國耳科界的幾位前輩竟不約而同地沒有雙耳植入的經驗,引起台下贊成植入的學者一陣激辯。但一位來自紐約的學者一句話下了註腳:我只是留下一耳以防日後有更好的電子耳可用。
 
 

7. 新的電極設計,迷你的外型與高傳真度的語言策略:

世界三大電子耳廠商無不竭力趁此機會將新的設計與更迷你美觀的外型展現給與會人員─包括更省電、更高傳真度的電極設計與語言策略,更多的頻道,使電子耳的選擇更多樣化。
 
 

8. 人工電子耳未來在聽障幼童的遠景:

會中特別設置了這個題目讓廠商與學者共同發表對未來的願景。當然希望有一天,能找到真正能恢復生物聽能的治療方法。只是在這個願望達到之前,已經發生聽障的小朋友卻是不能再等待。唯有早期發現、早期診斷、早期植入、早期復健,才能讓他們早日回到有聲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