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成交計數器

經︱驗︱分︱享

 :::
字級︱

在科林我聽見幸福
 楊淑鈴

感謝天感謝地,讓我還能聽見這世界,心情很像一段歌詞,「每當回首時,卻只見到悠悠淚痕」。

 

民國82年8月,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醫生宣告右耳突發性耳聾,從此右耳就罷工了,當時的心態也還好,因為我還有左耳。民國102年5月,當醫生告知左耳膜破了一個洞…不會吧。老天爺真愛開玩笑,辛苦了一輩子,才想喘口氣,就卡在這不上不下,五十歲的年紀,叫我怎能甘心…。

 

術前醫生評估只是修補耳膜,聽力受損的部份是不會復原的,儘管術前一再的自我心理建設,還是敵不過術後的殘酷現實。術前分貝約在60,術後一路下滑到80分貝,慘了,別說踏出去,連和家人溝通都成障礙,和寶貝們的枕邊細語也被剝奪了。怎能不哭,當然要好好大哭一場。

 

走過,路過,從沒想到也有走進去的一天,進去之後卻緊緊捉住不放,原來失落已久的聲音在科林,在嘉賢美女耐心、細心的陪伴下,經長達一個月之久,試戴不同的助聽器,每當自己覺得不好意思時,嘉賢總是耐心的告訴我:「阿姨,妳從沒戴過,一定要覺得適合妳才買,買了沒戴或戴不習慣都很可惜。」

 

因為有了助聽器,也重拾往日的笑容和信心,又可以和親朋好友話家常,當下的我滿懷感恩,夠了,只要世界不再靜悄悄就夠了。也許就在釋懷的那一刻,奇蹟出現了!102年底,從媽媽家吃完晚餐開車回程中,想讓耳朵休息一下,拿掉助聽器,天啊!我在作夢嗎?老公的談話聲,寶貝的笑聲,甚至收音機的聲音,雖然沒有很清晰,可是卻通通在耳朵裏…天呀,又要哭了,真的又哭了…原來噪音也可以這麼幸福。

 

時至今日,還是感覺在夢裡,一切就是這麼的不可思議,每天醒來還是會問:聲音,你在不在?最感恩的是助聽器現在只是扮演著復健的角色喔!

 

是科林讓我找回信心,是嘉賢讓我重獲聲音,是家人讓我得以放下恐慌的心。

 

礙於篇幅,有太多的感動無法逐一分享,如有需要願意親身分享,有興趣者可洽嘉賢美女喔!

 

最後的分享:沒有身入其境,不知其苦。聽障之友不是說走出去就走得出去;陪伴是最佳的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