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成交計數器

經︱驗︱分︱享

 :::
字級︱

戴助聽器沒有疑慮只有自信
 紹強

科林助聽器 客戶經驗分享

 

我是個法律工作者,法庭活動就是我的職場,應該是游泳疏忽耳濕的處理,以致於二、三十年前的一次例行性台大健檢,發現左耳耳鳴,聽力受損,門診吃藥一陣子沒有改善,也就不了了之,反正也聽得到,至於耳鳴沒有去注意也就忘了它的存在,於是乎和平共存至今。

 

法庭的坐次安排,法官與當事人或其代理人相隔約2-3公尺之遙,故每每有擴音器之裝設,但絕大部分的法庭擴音設備形同虛設,充充數而已。在一次當事人之女楊小姐與我共同代理乃父的一個案子一同出庭時,楊小姐問我:「剛剛法官問你話您怎麼沒有回應?應該去裝助聽器…….」這是第一次助聽器跟我連結上:我又不是聽障、是法官聲音太小…….為什麼要戴助聽器?如果戴了助聽器如何面對親友及當事人???人生瞬間跌入谷底……猶豫、爭扎;能拖就拖,只是開庭、開會的信心就此被徹底擊跨,深怕聽不清楚對方的說話內容,而誤了大事……

 

終於有一天在兒女的堅持與姑且一試的心情下,就近找上「科林」,經公館門市劉沛均小姐的細心又專業的解說而與助聽器結緣。幾個月下來的深切體驗,直覺劉小姐並沒騙我,助聽器的原理就像演說者原本透過「擴音器」放大音量,以應聽眾的需要,而助聽器則是將「擴音器」裝到「有較大音量需求者」的耳朵裡,以故,即便演說者沒有使用「擴音器」放大音量,然「有較大音量需求者」有私家的「擴音器」(助聽器),自然能夠正常收聽到演說者的說話,所謂「聽障」因而不復存在。

 

按「有大音量需求者」一旦戴上助聽器形同在「額頭」上標記「聽障?→殘障?→耳聾(至少也是半耳聾)?」這是最大的排斥緣由。如何克服?原來新型的耳掛式助聽器在設計上已經考慮到這一點,正面看不出有戴助聽器,從背面看亦然,至少幾個月戴下來,沒有人問我這個問題。其次是通風與舒服度,新型的耳掛式助聽器不再將整個身朵塞住,造成悶塞的不適、不舒服而不想戴。

 

有了私家的「擴音器」(助聽器),不怕聽不清楚,又無虞被問到,信心再現,生活一如往昔,生氣勃勃、活力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