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成交計數器

經︱驗︱分︱享

 :::
字級︱

使用助聽器的滄桑
 邱睿生

  六十七年,去南部X兵工廠試射國軍即將換裝的制式步槍M-14(M16的前身),靶場在室內,甚寬宏,因迴音大,試射須戴耳罩,向來未曾在室內開過槍,不知利害,嫌麻煩未加理會便「裸耳」下場(卧射),俟眾槍火力全開,迴音出乎意料之大,我扳機尚未扣下,便覺耳膜如遭硬物連續搥擊,自忖代誌大條了!顧不得什麼「連發」、「點放」,扣住扳機不鬆一口氣把彈夾中的28發子彈射出,頭重腳輕的走了出來,悠悠忽忽恍如隔世,耳中空空蕩蕩,繼之嗡嗡作响,此景歷數日才漸消失,自始聽力每下愈況,偶見報端有配助聽器的廣告,很感新奇,怎樣「助」法,頗具誘惑,決心姑且一試,不自覺的依廣告所示去了北市X陽路的本店,三言兩語便被關進一黑屋子,經過一陣擺佈,就配了一個掛在耳際的成品,乍試略勝不掛,一段時間後則覺可有可無。

 

  又經人介紹到一無門市的業者處,條件談妥,做了個耳腔模子,郵寄西德X廠(忘了名稱)訂製一具,一試效果甚佳,用之有如撥雲見日的開朗。兩年後青島探親,因購電池到一個也營此業的公司,被當(台)胞給收拾了,連哄帶騙配了個大如花生米塞耳式產品,塞進耳穴有深入探底之勢,如不是外露一線頭可供扯出,得很費點手腳才能取得出來,也許是因體積小,其聲銳如利刄,不堪使用,已成了廢物!輔導會為佳惠退除役官兵,憑公立醫院的聽力鑑定免費配助聽器一個,委業者外包承製的,外貌也有模有樣,只是戴著不管怎麼調整,充耳的各種雜音始終無法排除,只好封存起來「留念」了。如此東購西治,十年寒暑悄悄流失,所費雖未曾詳計,「不貲」一詞足可為之。至今已擠身耄耋之年,健康狀況江河日下,尤其兩耳功能的消耗幾乎殆盡,外形雖佔著五官的要位,亦只堪供擺設充充門面罷了,即是與家人對話也是扯著嗓子嘶吼,自己重聽,認為對方也需高分貝的音量(是失聰者通疾)。住著雞籠似公寓,壁薄如紙,每日聲震戶外,殃及鄰居不得安寧,後來在科林中和門市部配了一只,效果頗佳,該公司產品更日益改進,我三度追逐更新,如今除睡眠,沐浴已須叟不可離身,公司售後服務無微之至,店中的先生.女士(小姐)親切和藹的態度無可挑剔,不過欲奢求一聆原汁原味的自然聲音,怕還是愛莫能助的!

 

科林助聽器 客戶經驗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