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成交計數器

經︱驗︱分︱享

 :::
字級︱

我的 OPN助聽器 新體驗
 黃邦雄(金門門市)

自從 2014/4 開始發現耳朵有問題,一年的時間就變成現在這樣重度的聽損程度, 剛開始去榮總治療耳中風約半年,但還是一樣時好時壞沒什麼改善。後來到台大找耳科醫師,醫師認為不是耳中風,而是兩邊耳朵嚴重不平衡造成內耳水腫,畢竟左耳自從三年前就已幾乎聽不到了。

 

當初右邊發現有聽損也沒有馬上去配助聽器,因為當時身體沒有其他毛病,也不認為耳朵會一直這樣下去,所以一直排斥助聽器,然後去台大找醫師看診就是希望能把耳朵治好,不過聽力仍越來越退化,連同榮總醫師也說沒辦法治好就是只能配助聽器,才開始去諮詢助聽器。回到金門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覺得耳朵應該只是過渡期所以決定先隨便買個便宜的,認為耳朵好了就可以把助聽器丟掉了,過程中也一直持續在吃藥,飛了二三十趟去台北治療,輾轉又聽別人推蔫就戴著助聽器去台大找另一個醫師,又看了三個月,直到醫師也表示就這樣了,目前配戴助聽器這樣已經是最好了!那時我才驚覺像被判死刑一樣。心想好吧,既然這樣只好朝助聽器這個方向去改善。

 

其實剛開始不認為需要天天配戴,因為當時不了解,所以有了這樣的想法,認為"助聽器就是個聲音擴大器,拿一個擴大器放耳朵,會不會因為聲音太大會把耳膜震破啊?"怕助聽器拿起來之後就聽不到了,所以很少用,最後才知道這是不正確的觀念。漸漸地聽得越來越吃力,不得已了,才開始增加戴的時間。以前都不知道自己講話很大聲,是人家叫我小聲一點才發現自己講話很大聲,因為耳朵有問題,有時候自己講很大聲但是自己沒感覺,別人還會用異樣眼光看你。戴上助聽器的效果的確比沒有戴的時候好,但效果還是都不如預期,會覺得悶,不舒服。

 

我一直很謝謝金門門市的選配師蕭韋霖,不厭其煩地和我討論並調整,也謝謝韋霖為我介紹人工智慧的助聽器款式 OPN,讓我有機會了解真正適合我的助聽器。至今已經體驗 OPN 將近一個禮拜,配戴狀況跟之前舊的差別最大的部份就是噪音處理可以降低很多,剛好戴的第一天運動場風很大,原本的助聽器會呼呼呼呼~~呼的吵到不想戴,還有馬路上的噪音也可以降低很多,原本的助聽器只要我在馬路旁邊,外面有車子經過都覺得噪音很大聲,可以感覺到這款智慧型的助聽器 OPN 確實可以把一些不必要的噪音過濾掉。如果滿分 100 分的話,原本的助聽器大概 50 分,因為沒配戴就沒聽到,有戴至少可以聽到,但是配戴 OPN 這款助聽器我願意給他八十分,配戴絕對有很大程度的幫助的!